非婶出没请注意

超爱流司啊啊!!!

【三日鹤】七夕礼物

三日鹤你们的,ooc我的
老爷子的打情骂俏
清安出没注意
提前的七夕节贺文,因为七夕的时候我不知道有没有空,所以提前发了

  

    “说起来,今天好像是主上说过的她们现世里的一个节日啊。”鹤丸的头枕在三日月的腿上,懒散地说道。
    “哦?”三日月弯了弯眼眸,看向鹤丸。
    “好像是叫做七夕节,是情侣过的节日呢。”似是想起了什么,鹤丸抬头看向三日月,“我们是情侣对吧,是不是也可以过这个节日?”
    “这样说的话,是可以的。但是鹤啊,我们要怎么过呢?”三日月依旧笑着,手指与鹤丸的头发纠缠。
    鹤丸不爽地直起身子:“老爷子,你真是不解风情啊。”
    “毕竟是老爷爷了啊,哈哈哈。”
    鹤丸斜了他一眼,起身离开了,背影散发的黑气让人觉得他分分钟暗堕。
    三日月神色不明地看着鹤丸的背影,勾唇笑了笑。

    “清光,你从哪拿来的玫瑰啊?”
    “七夕节快乐哦!这花是我从万屋买来的,因为主上的资金不足,所以就只有一枝了。”
    “没事啦,清光送我礼物我就很开心了。mua~”
    听着房间里的声音渐渐不可描述了起来,门外路过的鹤丸心情更不好了,看来只有他家老爷子不解风情啊。。。
    “原来鹤想要这样啊,看来我前几天还没满足你啊~”
    属于三日月独有的气息扰乱了鹤丸的心跳,鹤丸还没反应过来,就被三日月打横抱起,鹤丸低低地惊呼一声,手臂环上三日月的脖颈。
    “三,三日月?”
    三日月并不理会 ,把人带到他们的房间。
    “唔啊!”鹤丸被扔在了榻榻米上,刚转过身子,唇便被三日月堵住。
    三日月略显粗暴地撬开鹤丸的齿贝,熟练地找到那躲闪不及的小舌。
    唇齿纠缠间,鹤丸身上的热度极速攀升,待三日月放过鹤丸被吸吮得红肿的唇,鹤丸的脸已经红得不像话了。
    “三日月,你……”意识到自己的声音已经变得软糯,鹤丸连忙住口,改用眼睛狠狠地瞪着三日月。
    但在三日月看来,鹤丸这样不但不具有杀伤力,还和炸毛的猫咪有些相像。想着,三日月低低地笑了出来。
    鹤丸气急,抬腿踢了过去,却被三日月轻松地捉住,脚上的袜子还被三日月脱下。
    三日月的手指摩挲着鹤丸脚踝处白皙的肌肤,美妙的触觉让他情不自禁地咽了口唾沫,声音也变得沙哑:“鹤,我想要你。”
    “唔……”鹤丸金色的眸子对上三日月眼中的新月,思绪好像回到了他初见三日月的时候。

    那时他看见了他眼中的那弯新月,好奇地凑上前去捧住他的脸,三日月也不恼,任他捧着。
    “月亮大哥哥!” 小小的鹤丸奶声奶气地叫道。
    这样的鹤丸直直地戳中了三日月心里最柔软的地方,连三日月也没反应过来,他的唇已经附上了眼前人的。
    后来啊,鹤丸就被五条国永带走了,两人再没见过,直到三日月显现在了这个本丸。

    三日月见鹤丸嘴角渐渐上扬,手便忍不住抚上鹤丸的脸。
    鹤丸回过神来,再次对上三日月的眼眸,主动献上自己的吻。
    三日月愣了愣,随即找回了主导权。
    真正进入的时候,两人皆舒适地叹气。
    “啊唔……轻,轻点……”
    甜腻的喘息和肉体的拍打声回荡在房间里,单是听着便会让人红了脸。
    “我爱你。”
    在晕过去之前,鹤丸听到三日月伏在他耳边低语。

    第二天鹤丸醒来时,一眼就看到房间里的矮桌上放了一块巧克力。
    鹤丸艰难下床,盘腿坐在矮桌前。
    巧克力下压着一张卡片,鹤丸翻开,和三日月本人相符的端庄字迹映入鹤丸的眼底。
    鹤丸看完,拿起巧克力咬了一口,味道不错,满足的笑颜在鹤丸脸上展开。

卡片上写着:
    我出战去了,巧克力要记得吃哦~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你的月亮大哥哥

    战斗中的三日月看看手心自己留下的一块巧克力,把它扔进嘴里,砍杀了自己面前的一把敌刀:“快点结束之后,就回去照看鹤吧。”

    谢谢看到这里的米娜桑~
    爱你们哟❤
    么么哒^3^
还有,祝已经脱单的同志们七夕节快乐!!

[清安]一对情侣温馨的复合(一块小小的甜饼)

考试的时候花了20多分钟写的,会有点崩

那么,正文开始





“起床啦,清光!”
  清光翻了个身,还是这么大声啊。伸出手摸床头柜上放着的手机,7:30,是该起床了。洗漱完,坐到客厅的沙发上,像往常一样等着安定给他端来早餐。
   “安定?”清光玩了一会手机,发现安定没有过来,他试探性地叫了一声,声音回荡在房子里。没有人回答。
   清光猛地一惊,对哦,安定他,几个星期前就搬出去了,他们,早就分手了啊……
   点开录音,录下来的都是安定的声音。安定的笑,安定的抽泣声,安定的撒娇,安定的呻吟声,以及——
   “起床啦,清光!”
    清光眨了眨酸涩的眼睛,那一天的记忆仿佛历历在目。
       “起床啦,清光!”
       “让我再睡一会儿,才7:30呢……”
       “不行,跟我去晨练,昨晚约好的。”
       “安定,你再吼一次。”
       “哈?起床啦,清光!”
       “呐,我录下来喽,以后你说你嗓门小我就放这条录音。”
       “什么嘛,清光最讨厌了……”

   “我想你了,安定……”
   最后一条录音是他昨天晚上录的,清光笑了笑,把手机塞进口袋。有什么关系,没有安定,他又不是不能活了。
   走到街上,清光在小区门口停下脚步,一滴雨落在他的脸上。
   “下雨了……”清光小声道。
   啊,这时候,如果是安定的话,会怎么做呢。一定会一边抱怨,一边拽着我的手往可以避雨的地方冲吧。清光想着,抬头看灰蒙蒙,下着雨的天空,他又开始想安定了。
   “啊,下雨了,真倒霉啊~”尾音上挑,俏皮的语调,是清光熟悉的声音。
   来不及反应,手被人拽住,清光被一人拉向屋檐下。
   安定理了理有点乱乱的头发,还没抬头就被揉进了一个熟悉的怀抱里。
   “清光?”
   “安定,别走了,没有你,我真的不能活了。别走了,好不好?”
   “……我也是……”最喜欢你了,清光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END

第一次发文文。。。。弱



文笔渣。。。望包涵
关于史莱姆
设定:加州清光攻×大和守安定受
本丸
严重ooc!!!

   安定十分不解,为什么大家都在玩一个黏糊糊的东西,好像是叫做,史莱姆?
   从五虎退哪里拿来了一些,安定把它摊在手上仔细观察。这种东西真的好玩?五指合拢,捏了捏。安定:!!手感竟意外的好?!
   于是,安定也入了史莱姆的坑。
   出战归来以清光为首的第二部位,一踏进本丸就被一堆黏稠的物体(?)淋满了一身。众人:???
   清光看看自己身上湿透了的出战服,再看看不远处偷笑的安定:“……这个?”“这个叫做史莱姆哦!浇在你们身上的是失败品,因为不知道扔哪儿去,就用来做恶作剧了。对不起啊。”今剑满脸歉意。
   同样被淋得湿透的三日月大概也猜到是谁的主意了,对着大家笑笑:“我会好好教育他的,先走一步。”清光也如是说道,离开了。
   三日月/清光:鹤/安定,你明天别想下床。

   晚上
   洗过澡的清光回到房间,房间里没有开灯,窗开着。月光从窗户中洒了进来,照在被子中鼓起的一块上。清光邪气地笑笑,掀开被子,同样穿着白色睡袍的人身子僵了僵,但没有转过身来。
   “别装睡了,安定。我们来算算白天的帐吧。”清光俯下身子在安定耳边道。
   安定的身子抖了抖,知道自己逃不过了,索性转过来,面对着清光不服气地道:“不就是把史莱姆泼了你一身嘛……”清光危险地眯起眼睛:“嗯?只是?”安定心一惊,完了,忘记他有洁癖了!糟糕!#把男友惹生气了怎么办?在线等,急!#
   安定转转眼珠想了想,手臂环住清光的脖子,勾勾唇:“清光光~我错了~”清光冷硬着脸:“……所以呢?一点诚意也没有。”
   “……”安定沉默了一会儿,抬起头,在清光唇上不轻不重地响亮地啵了一口。眨着星星眼看向清光:“怎么样?清光~原谅我嘛~”清光愉悦地扬起了嘴角:“但是……”
   “但是?”安定看着清光,心里有种不详的预感。
    清光反身把安定压在身下,在安定的唇上一番索取后才对大口大口喘气的安定道:“安定不安定哦,要好好惩罚一下呢~”
   于是……被清光这样又那样得浑身青紫的安定知道天亮才被清光抱去清理。
   同样的,在本丸里的另一间房间里也有人经历了这样的事。

   第二天,众人一整天都没有见到昨天恶作剧的始作俑者——大和守安定和鹤丸国永。
   问清光和三日月,他们只是看看对方一脸神秘地笑笑,并不答话。

    文笔很渣对吧?看完也是辛苦了……总之,谢谢看完的小姐姐/哥哥啦!